江白渊

天高路远,且自逍遥。

双利/双兵。两位利威尔先生的故事

也可能没有后续,还请慎点,年龄差较大慎。

35岁称为利威尔,15岁称为里维

一定要给这个遭遇下个定义的话,就只能称之为奇遇了吧。

利威尔这么想着,他眯起一双灰绿的眼,身居高位又常年征战的气质便稍微显露出来些,他面前的少年显然很敏锐地感受到了,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将擦拭刀刃的手放下,清清嗓子开了口

“来这里做什么?”

他没问说你是谁,也没问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前者似乎极为明显,谁叫他和面前这位看起来年纪稍长,气势却极不同寻常的人拥有着奇异地几乎完全一致的面孔。

“这是哪”

以一个平稳的似乎是肯定句的语气发问的是年纪稍长的那位,他似乎有点不耐烦,但姑且算是按捺住了,这也许和屋子里干净的环境有点关联,利威尔稍稍舔了一下干燥的唇面,松开握在立体机动器上的手,双眼略略环顾四周,这地方对他而言实在是熟悉又陌生,叫他难得地产生出了一点怀念,但现在的情况来看可不能说是件好事——他刚刚把某个臭小鬼从那女巨人嘴里挖出来,并见证了他属下的死亡就来到了这里——糟糕透顶。

另一边稍年轻些的少年人目光略显放肆地将利威尔上下打量一番,就先称他为里维吧,他将舌尖一压,很是不耐烦的咂了咂舌,他指间的匕首便灵活地旋转一周,然后猛地被他掷入利威尔身后的墙壁上。

利威尔很给面子地挑了挑眉,终于又开了口。

“把你那小爪子收一收,小鬼。”

他的口气明显透露着强压下的怒意,这叫地下街很是著名的地痞先生——当然现在只是个小鬼——选择了沉默,而非继续挑衅,这种来自比他强大许多的气息令他有些焦躁不安,又带上了点下意识的敌意

“...这可是我的地盘”

利威尔蹙起眉,下一秒那柄与他擦脸而过的匕首已抵上少年纤细脖颈,而少年左手上的另一把匕首也被反握住,刀尖直直对着利威尔下颚,瞬间周遭气氛将至冰点,酝酿出浓稠的压抑。利威尔一边肘部撑在少年面前的桌上,眯起的双眼深邃而居高临下,将里维额边暴起的青筋尽收眼底——他太过了解过去的自己,并非桀骜不驯,不过为了生存。

不出所料,桌面上茶水几近凉透之前,里维稳稳握住匕首的手便有所松动,利威尔利落地翻身而下结束了这场眼神交流,以及一场难料输赢的博弈,他掏出手绢,用与里维别无二致的手法擦拭起匕首,然后再次开了口

“你还没说这个的资格,小鬼,谈谈现在的情况吧”

他最后一句话用了商量的语气,却依旧是极强硬的肯定句,里维的眉角一颤,却强压下火气识时务地应了一声——这个时候他才总算腾出功夫把目光集中在利威尔那套先进完善的立体机动器上,眼中光亮略微闪了闪,透露出与年龄相悖的成熟。利威尔没去管他的目光,他太明白眼前这小子心里那些算盘了,他寻了个椅子坐下,颇为放松的姿态让对面的里维眉角又挑高了些,后者放在椅背后的手捏紧了又放松,终于开了口

“不用你说——你应该也清楚,一个时间点内存在两个‘利威尔’这意味着什么。”

他难得说了一长串,看起来有点不易察觉的不情愿,这叫那只转动匕首的手缓慢了些许,即使里维不怎么乐意承认,但如果现在交锋,恐怕被干掉的只能是自己,好在身为年前的自己优势依旧明显——如若他和利威尔并不是存在于两个平行世界,那么杀死他利威尔也绝活不成,这个赌他们谁都打不起——里维呼出口气,向椅背上靠去,和利威尔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对称,若非服装及年龄差异,看起来就像中间夹着一面镜子。

利威尔闻言没立刻接话,他明白这小子在想什么,但他也没有与他拼个你死我活的打算,但里维的话里又不是完全没道理,这叫这位兵长先生蹙起眉头,空气仿佛凝固一霎,挂在一边的钟很忠诚地发出嗒嗒的声响,好像过去了很久,但其实大约不过几秒,利威尔的唇角似乎是被什么外力拉扯,做出了类似于笑的动作,但单从他的神态来说,实在很难将其认定为笑了出来,他从鼻翼间发出个介于无奈和不屑之间的哼声,看起来很大度地包容了这位年前,他一指身边的立体机动器回话

“别兜圈子了,小子,我才是想回去的那个。”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倏然一变,透露出类似猎手盯紧猎物般的眼神,属于他——利威尔兵长的气场使里维措手不及,让这位甚至未曾见过巨人和鲜血的少年显得相当渺小,叫他不爽之余也感到些兴奋,那毕竟是他的未来,是他可能达到的高度。

意识到这点他终于把那点别扭抛之脑后,在与对方紧逼来的眼对上时微不可见地点点头,昭示着这两位踏上一条贼船的家伙达成了某种共识,利威尔也在一触之后快速收回目光,伸出那只被他擦拭干净的匕首,里维亦在同时伸出自己的,两者默契地将刀刃相撞,发出清脆响声——协议达成。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