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白渊

天高路远,且自逍遥。

[双黑/太中]酒后

随笔,给自己的lof扫扫灰。练习一下双黑的人物性格,不过应该还是ooc了...。跪
小学生文笔,还请诸君多多见谅
大概有后续。不过我觉得应该没有人会看。继续跪着。
请多指教

—————————————————————

中原中也在座位上向后靠了靠,稍眯起眼盯着高脚杯,瞳孔有点溃散,虚虚的视线像透过这酒杯、这醇红的液体看到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良久他前倾了些身,将酒杯靠近唇,杯口贴近下唇,轻轻摩擦着。他已经有点醉了,一瓶红酒已经下去了一半多点,这让他看什么都觉得模糊得不真切,隐隐约约的,辨不明。

这滋味还不错,中原中也承认,模糊的世界让人沉醉,像那花了重金买下的红酒,仅开封时的香气便叫人陶醉其中。

谈到好酒,这让他不可抑制的想起那个家伙,想起那人终于从他身边滚蛋那一晚他开的那瓶柏图斯。1989年至今酝酿的醇香叫人难以忘怀,就像那天的心情,说是庆祝,却又仿佛是缅怀着什么。

你看,他又想起来了他,那个从黑手党叛离到侦探社的混蛋——太宰治。认识到这点让中原中也感到极度的厌烦,还有一点点渗入其中的无力,好像在嘲笑他自己,说

看,你这还不是没忘?

混蛋...。中原中也扬起手将杯中三分之一占量的红酒一股脑倒入口中,再将酒杯重重的按在桌上,全然忘记了他平日品酒的论调,不知是和谁置什么气。

该庆幸的是这时候的酒吧没人会注意到他,发出的声音很快也淹没在人群里没了踪影。只有酒保来到附近看了看,没发现什么事离开得也快

那一口酒咽下时是爽快了,没过一会酒劲就涌上来了,中原中也扬起头,摘了帽子露出的橙红卷发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看起来更加暗了些,他清楚自己已经有点醉了,他睁大一双冰蓝的眼眸,希望能让自己清醒点,却还是徒劳,于是他索性再度眯起它们,让醉意在其中氤氲,他亦沉醉其中。

中原中也拿起酒瓶,又往杯子里倒了些,他看着那稠红的液体流入杯中,他沉默半晌拿起杯子,将那液体一点点饮入喉。他最终选择放任。

不过多久,中原中也脸上就一片绯红,双眼也蒙上一层雾气。他将酒杯往吧台边一搁,开始他惯例的抱怨。他说起了今天任务中下属的不中用,竟然在短短半个小时车程的运送情报中也能叫人截住,也是创了他们港黑一新纪录;

他又说前些日子他汇报完工作首领又不知存了什么考虑竟然叫住他问说要不要再安排个搭档给他。

要他来说,安排个屁,除了那只青花鱼皮糙肉厚血袋多揍不死以外谁能和他搭?

全然也没意识到是不是委婉的夸了个谁。

显然这话肯定不能直接说出口。当时中原中也沉默半晌摘下帽子按在胸口稍微欠欠身,那意思就摆明了不唠首领您费心,他一个人足够,那边还挺忙他就先下去了。

森鸥外见他这样也没说什么,摆摆手只道那中也君可小心别哪天要让我特地安排人抬你回来。语气和神态一个顶一个不明不清,中原中也咂咂嘴,应了声就要退出去,却因森先生一句似是感叹似是有意的话顿了顿脚。他说

要是太宰回来可就皆大欢喜了。

....皆大欢喜?快点算了吧,真回来可够他中原中也受得了,要说那只青鲭有什么好?一个两个都那么想他。
前些日子还见到芥川那孩子一身私服踏入了侦探社楼下那个餐厅,不用搁脑袋想都知道是去找谁的,看那只人虎的样儿就全出来了,再往深里一想,要约也就约了吧,偏选在侦探社楼下,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稍微再考虑一下芥川对侦探社里某个混蛋的执念....

唉,现在的小孩儿啊。说起这话中原中也也没顾自己其实只比人家大出两年,全然一副长辈的样子。

嗯?你问中也先生是如何知道这码子事的?

中原中也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咽下肚后才大手..不,小手一挥,自说自话的回答自己说,当然是完成任务路过看着的了。和有什么好问?

至于脸上的红晕是为何,就难以一言而论了。

这厢中原中也自导自演自娱自乐欢快的很,酒店门被人轻巧的拉开,踏进来的男人一身米色风衣,袖口被随意卷到肘处,露出一小节绑着绷带的手臂,一张干净漂亮的脸吸引了许多视线,来人也一一笑着点头回应,踏着轻快的脚步走入。

但他轻快的步调直到他的视线扫过整个酒吧落在那个小个子身上后就开始变得克制而缓慢,他挥手拒绝了来搭讪的女士,要了一杯电力白兰,悄无声息的摸过去,伸出手指按在中原中也肩上,打断了后者的酒后自嗨。

中原中也正唠的起劲,突然肩上搭上一只冰冰凉凉的手,下意识就抓住往前一拉,借势发力凳子往后一仰将身后的人摔在身前地上。中原中也这个时侯酒劲正浓,低头一瞅

哟呵.这可真来得巧,一手揪住地上人——也就是太宰的衣领,一手捏拳毫不客气的打过去。

躺地上的太宰心里也有点纳闷,虽然是他先来撩这小矮子,但脾气这么爆一言还没不和就已经大打出手也有点出乎意料。即使如此,他仍能下意识的一侧身子躲过拳,拉着中原手臂把人拉进了点,顿时一股酒味就扑面而来。

哦...是醉了啊。

太宰治眯起眼盯着中原中也在灯光下更加通透的冰蓝眼眸,和失去帽子压制的翘起短鬓,露出了个耐人寻味的笑来。

评论(9)

热度(79)

  1. 哼哈•半夜鸣蝉江白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