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白渊

天高路远,且自逍遥。

【账号卡拟】物是人非

一叶君,君一叶无差,似乎有一叶×秋木苏成分在请注意避雷。
卡拟性格不完全随主
文笔渣
如果这些都可以,那么祝阅读愉快(´・ω・`)

君莫笑刚刚从混沌中得到自己的意识并睁开眼时,就看到了一双带着点好奇的赢绿双眸,这使他小小的吓了一跳。似乎意识到他的清醒,那个拥有好看的赢绿双眸的人起开了点身子,自我介绍道

“嘛,初次见面,我是一叶之秋。”

然后他身后一个梳着黑色头发的穿着一身廉价衣服的男子也转过身,朝君莫笑笑了笑说“我是秋木苏”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他就转过身继续埋首与他的工作中了。

那自称一叶之秋的男人似乎已经习惯了秋木苏的作风,不在意的咧咧嘴对君莫笑说“嘿,看你的资料说,是叫君莫笑是吧,哎哟,这名字真够怪的了”

君莫笑在心里撇了撇嘴,暗自吐槽着「怎样都比你写错字了要好吧…」在一叶探过身问他说了什么都时候连忙咧了下嘴打了个哈哈,幸亏一叶压根没打算追究——他似乎恰巧烟瘾上来了,点了支烟一番吞云吐雾后就自顾自的像位长者般(事实上一叶也确实比君莫笑大)给君莫笑介绍了他们生存的“荣耀”这个地方的一些规则和地域划分。听得君莫笑头疼不已

后来过不多久,大概在君莫笑已经和一叶,秋木苏混熟了的时候,他们之中又来了个小姑娘,名字还是和他们一样的奇怪,叫“沐雨橙风”,非常招秋木苏喜欢,按那时候一叶的说法,「那家伙,根本就是个萝莉控+妹控嘛,没得治了。」说着还一脸惆帐的点了支烟在那兀自感慨

不管他怎么说,自从沐雨来到了我们之中后,一叶和秋木苏还是开始考虑起了住所问题,这叫君莫笑好生唏嘘一番——他来的时候可没这待遇。

于是,他们四个一起盖了个小木房子,在一片草地上,那是一叶和秋木苏外出征战数年来公众默认的属于他们的领土,在这混乱的时代,有一片自己的领土是强者的殊荣,也是绝对不会被轻易打扰到的相对安全的地带。

那时候他们过得自由自在,即使有的时候一叶会负着一身伤回来,或者在外面被追了几条大街而不得不在外停留一段时间搞得全家人忧心忡忡,但他们仍觉得过得十分幸福和安心。

有时候他们会找些奇怪的借口开个晚会,例如“沐雨学会叫秋木苏哥哥了的纪念日”,“一叶被追了十条街破纪录了的纪念日”等等。

但究其真正原因,不过是一叶打到好猎物了这样罢了。
在这个晚会上,他们会点起一个篝火堆,一叶抱着君莫笑,秋木苏抱着沐雨,围着篝火背风处坐下,一起听着一叶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讲的好笑的故事,比如那经常和一叶作对的索克萨尔又被他手下的人看到偷偷抽烟撩妹,传出去后编成了各种古怪离奇的故事又传回去,把索克萨尔的鼻子险些气歪了的事,如此等等

然后秋木苏就会大笑着把烤好的东西塞到一叶嘴里,然后笑着开始掀一叶老底,把他的各种糗事说的栩栩如生,听得君莫笑笑得身体发颤,连沐雨也捂着嘴躲在秋木苏怀里笑得眼角都渗出泪光。这时候一叶就会一脸无奈的狠狠咬口肉,等秋木苏说完再掀回去。这么一来二去的,把对方的老底抖个精光才肯罢休,直把旁听的君莫笑和沐雨笑的肚子疼

但是这种对他们而言美好的几乎不真实的生活还没等他们享受够就被迫染上了些悲伤的成分,那个经常和一叶吵架拌嘴,却意外的很会制作武器的秋木苏突然陷入沉睡,就算一叶揪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砸在墙上也没能将他唤醒。于是,他们就都知道了,秋木苏也许再也不可能醒过来了,他很可能是因为失去了主人,他将永远沉眠。

这个打击无疑是极为沉重的,君莫笑抱着千机伞默默的想,但他可能马上就要去陪秋木苏了

千机伞是秋木苏前不久制作出来的,手艺极为精细,那是为散人量身而制的。他将千机伞送给了君莫笑,这是受他主人的指示做的,可现在随着规章的改革,已经不需要散人这个职业,因此他推断他很可能也会被抛弃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君莫笑就一天比一天嗜睡,直到有一天,他明明听到了一叶焦急的呼唤声,却怎么也掀不起沉重的眼帘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天来了。

也许是睡眠中的人从不需要时间观念这种东西,君莫笑再次醒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已经和他睡过去的时候完全不同了

他是被一叶从前的主人唤醒的,那个被人称为“叶修”的人将他移到了第十区,这让他有点担心:一叶会不会因此陷入沉睡呢。

这种担心维持到他见到了来串门的沐雨,她先是很惊喜于君莫笑的醒来,然后用带点悲伤却十分平淡的口气说“一叶哥被他原本的主人抛弃了,跟了别的主人。”

原来十年间那个喜欢蹭在秋木苏身边的小姑娘也已经长大了

一瞬间,君莫笑就明白了事情的全部原委,不自觉的生出点感叹;他苦涩的咧了咧嘴角,试图扯出一个笑容来,但是没成功。

自从被唤醒后,君莫笑可以说是忙成了一个陀螺,不等他震惊过时隔十年他居然还有机会被唤醒和十年后居然还有人会用散人这种在十年前几乎就被淘汰的玩法;悲伤过一叶于配合十年的主人分离,他就已经被他的主人完全的利用了起来,连同这他的千机伞一起,被发挥出了几乎全部的能力。

这本就是非常让人高兴的事,即使忙,他也完全不在乎,毕竟他已经休息了足足十年之久;况且忙,也能让他没时间还念过去,怀念一叶还在身边护着他时的温暖。

只是,他从未想过他会有一天和一叶站在一个擂台上,以对立的方式。

君莫笑不禁想起以前的篝火堆前,他靠在一叶宽阔的,带着尼古丁气息混杂着血腥味的怀里,笑得肚子疼却幸福的无以言说的时候。

眼前站在他对面的一叶要比十年前成熟许多,他把那柄保护了君莫笑不知多少次的长矛却邪抗在肩上,一如旧时。

然后他咧了咧嘴朝他露出个带着无奈和伤感的笑。他说“君莫笑,好久不见了啊”然后他把却邪拿下来,矛尖指地比出个战斗的邀请姿态,脸上的笑变得捉摸不透,君莫笑却感到了他的无奈

他说“你要用尽全力”

君莫笑抱紧千机伞,又一次试图露出个笑,然后又一次的失败了。

物是人非。

然后他们在各自主人的操控下发动了攻击

最后,在君莫笑打倒了一叶的时候,他没感到什么情绪,似乎这是理所应当,却又似乎感到了一叶身上一种浓重的英雄迟暮的悲哀。

分明一叶现在的操作者年轻而有潜力。君莫笑强撑出一副笑脸,整颗心却像是泡在深水中,勉力抵抗着高压和无力感。

自那之后再次对上一叶是在总决赛了。

那场战斗,一叶和一枪,君莫笑和沐雨,战法和神枪的配合,散人和枪炮的搭配,仿佛是曾经那个小木屋里的一家人。

现在他们都站在对立的位置,他们都拼劲全力。那一役打的激烈异常,但君莫笑似乎感觉到了一叶打法中的疯狂。

最后以君莫笑和沐雨一方的胜利作为结束。他们赢得惊险赢得漂亮,所有人都是这么告诉君莫笑的;但是君莫笑却感觉不到任何喜悦。

他看向一叶,斗神的背脊即使是在战败时刻仍然挺得笔直,像他的却邪一般带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君莫笑看着看着,眼眶却莫名泛起了热度,似乎有晶莹的东西妄图脱框而出,但是他忍住了。

他在一叶转身面向他的时候对他咧了咧嘴,这回他成功的露出个笑。他们交换了一个拥抱,这似乎是为曾经的诀别,似乎是为他们那难以言说的感情的宣泄,却又似乎什么也不是。

分开后他们对视几秒,一叶说“我的君莫笑长大了啊”
君莫笑回答说“一叶哥也还年轻着呢!”然后他们都笑了笑,一叶对他的夺冠表示了祝贺,君莫笑也笑着感谢了

然后他们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一叶点起了一支烟,在白烟弥漫后笑得苦涩,而君莫笑抱紧了千机伞。

分道扬镳。

评论(2)

热度(71)